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科研

怒江考察日记

 2013年9月29日

    怒江调查的第一站是听命湖,我们怕冬季大雪封山,所以选择这个时间进入。
    我们到泸水并没有多么兴奋,那是个横跨怒江的火热的小城,平地少因而楼高路窄,有点压抑。第二天为野外工作准备了一些物资,驱车来到片马风雪丫口,没别的,阴冷风大。第三天住在姚家坪保护站,和一帮当兵的一起吃了顿烧烤。

    为了穿过羚牛记录较密集的区域,我们选择了一条比较长的线路向听命湖进发。我们徒步的第一天可能走了一些弯路,傍晚十分,我们在一片望不到边的竹林里迷了路,大雾四起,我们看走出竹林已经无望,就在一块可以挡风的巨石下砍掉了一小片竹子生起了火,困了我们吃点饼干钻进睡袋就睡了。好在,好在那一晚没有下雨。
    第二天早晨,我爬上巨石,看到大山和云海在脚下绵延到天边,清晨的阳光明媚而柔和,把山和云的边缘勾画的清晰极了。看到这一切,我已经完全不在意前一天的辛苦了。
    我们在半路上请了两个常年在山野采药材的僳粟族人,请他们带我们走了一程,他们路很熟,走的也快,我们节省了不少时间。但是走这段路要经过陡坡和岩石,走到中午,我的大腿就抽筋了,我休息了一会,继续走,好在后面没出什么问题。和两个向导分开后,我们沿山脊快速向听命湖进发。海拔越来越高,空气越来越潮湿,下午4点多的时候,大雨夹着冰雹砸下来,我的雨衣被一个走的很快的哥们背着,他已经走远了,所以我浑身瞬间湿透。“就当是洗个冷水澡吧!”我这样安慰自己。不过那时候,我们离听命湖也不远了。
    看到听命湖使我不由的发出惊叹。那是在苍翠的竹林中间不太大的一块水域,在高处便可以尽收眼底。尽管微风使湖面泛起波浪,它的静仍然渗入我的心里。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营地把火生起来,所以不能留恋高处的风景了。又走了一个小时,我们穿过浓密的竹林来到湖边一个习惯上被当作营地的地方。当晚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才把火生起来。我们已经没有力气做晚饭了,吃了点压缩饼干就睡觉了。那一晚真冷啊,钻进睡袋仍然被冻醒了好几次。第二天我们有五个人留在营地工作,其他人完成了运送物资的任务就下山了。我们五个人在火塘边烤了一整天才恢复了精力。
    之后的两天,一切都舒服多了,我们留一个人在营地照料,其他四个人去山里做调查,天黑前赶回来。有火,有窝棚,有热饭,尽管白天时常会下雨,我们依然感觉非常惬意。有时候在山顶赶上好天气,阳光撒下来,壮丽的山川会让我们心醉,而听命湖在不同天气状况下展现出变化无穷的魅力。
    我们在听命湖工作和生活了八天。最后的四天天气非常恶劣,我们搭起的帐篷在风雨中显的很单薄,最大的问题是生火是越来越难了,营地因为连日的降雨已经变成了一个泥塘。
    下山那天我们走一条较短的路,下到片马镇,我们在雨中依然走的飞快,但整个行程还是用了五个小时,我看了GPS海拔表,共下降了1400米。

2013年11月13日
    目前为止,在怒江调查中我们这一组已经使用了11个野外营地。有些是河边沙地,有些是背风的洼地,有的是岩洞,还有些时候根本没有选择,只能睡在小山包上。岩洞营地一般都比较舒适。今天住的这个岩洞是考察以来最大的一个,最多应该可以容的下十几个人休息。里面地势平坦,旁边有溪水可用,算的上是星级营地。我们太累了,一个多月来积累的疲劳在这两天表现的非常明显,走路的时候我们常常只是喘气,很少说话。来到贡山县碧罗雪山地区,路途比以往都要艰难,连续两天的负重徒步让我感觉要到极限了,遇到一个宽敞舒适的岩洞让我有一瞬间忘记了所有的目的,仿佛这一个多月以来就是为了找到这样一个营地好好休息一下。晚上喝了向导家自酿的包谷酒,竟然觉得甘甜无比。